小说春柯 第四章(初稿修订版)|成功在望|思想碰撞|杂文评论|原创文学|雨枫轩
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小说春柯 第四章(初稿修订版)

时间:2018-12-0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成功在望 点击:
(一)
 
1976年单峰和春柯上小学一年级,那时候的他还不算是很调皮,还没有成为孩子王。
 
有一天,他和春柯去村小学礼堂玩,只见礼堂里面已经站满了人,一个个低着头,表情无限的悲伤,每个人的胸前还戴着白白的花朵,气氛沉甸甸的,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情似的。两个人挤到了人群的前面,这时候,只听见村支书手里拿着一份悼词悲伤地开始念道:“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啊!周总理!总理啊!总理!您怎么就这样走了啊!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继承总理的革命意志,把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进行到底”。听着听着,不少人都嚎啕大哭起来,单峰看见妈妈、刘老师、二叔、春柯的爸爸妈妈和不少村民都哭得特别的伤心,无限悲伤中春柯爸爸和几位村民还昏了过去,醒来后又接着哭,春柯妈妈只好把她爸爸扶了回去,单峰的几个哥哥和姐姐也是一直站在哪里低着头,低声地抽泣着,满面是泪。1976年,在他们童年记忆中的这一天,天空和大地似乎是特别的灰暗,整个世界也好像都变得沉默了,大家都在悲伤中沉思和冥思着自己和国家的未来,同时,也把这种氛围传染给了单峰他们这些孩子,让孩子们在这一天也显得特别的悲伤和乖巧。
 
(二)
 
就在这1976年,单峰和春柯认识了张美丽,并且都在一个班,当然了,那时候谁也没想到他们三个人从此以后命运有了密切的联系。首先是从小学五年级以后,张美丽也开始喜欢单峰,后来到了上高中的时侯还大胆地跟单峰表了白,可是单峰一直以来都只喜欢春柯一个人,除了他们从小沾亲带故和经常来来往往外,他们好像天生就有一种特别亲近感和亲密感,所以,张美丽一直以来都特别妒忌春柯,这跟她的小心眼的性格有关系。张美丽是邻村张家湾人,大单峰一岁,但不知为什么也读一年级,记得上学第一天的时候是她妈妈带着她来的,她妈妈和单峰爸爸都在一个供销系统工作,在一起同事很多年,后来又在同一个家属院居住很多年。那时候与单峰爸爸也是同事的还有徐妈妈,也就是单峰的亲生妈妈,那时候徐妈妈就和单峰爸爸好上了,偷偷地生了单峰,然后让单峰爸爸抱回家,还骗单峰的妈妈说是在火车站捡的,这件事当时只有单峰的妈妈与他姥爷和姥姥几个人知道,单峰的爸爸也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得到了单峰的妈妈去原谅的,只是妈妈后来经常由此事生气而跟爸爸吵架。单峰记得他在三四岁的时候就和他爸爸一起住在单位宿舍,张美丽也经常被她妈妈带到单位里来玩,于是,他们俩经常一起在供销社的柜台内外跑进跑出的,张美丽她妈妈和许多同事那时候也都很喜欢单峰,经常拿他开玩笑,比如,经常让他叫他爸爸老哥、大哥或让他直叫他爸爸妈妈的名字等等、或问他是否看到爸爸、妈妈及那个徐阿姨是否在一起睡觉的等的玩笑话,单峰都照着他们的说的话做了,或说他什么都没有看见,弄得他爸爸的同事们经常哄堂大笑,他们都觉得小时候的单峰很好玩,还有点傻得可爱,所以,当张美丽母女见到单峰也在班里的时候就显得很热情。就这样,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单峰、春柯和张美丽他们三人便成了同学,只是单峰和春柯总是自己坐在一桌,基本上一直到高中毕业都是如此,并且在学前班、小学一年级至四年级期间,单峰和春柯除了上学与放学时经常一起手拉手外,还经常在上课时也手拉着手听课,只是这一点,很多人是不知道的,因为,这只是单峰和春柯俩人小时候的秘密。至于单峰和张美丽小时候的秘密是这样的,在读小学四年级时候单峰当着春柯和全部同学的面脱了她的衣服,后来在读初中的时候,有一次下了晚自习张美丽主动的拥抱了他,还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说喜欢他,当时他吓的没有敢吱声,于是,后来在春柯去世后张美丽刚好同李建民离了婚,就整天拿这两件事纠缠他,说他也喜欢她,她早就是他的人了什么的,非要嫁给单峰不可,再加上单峰的爸爸和她妈妈是同事,于是在两个大人的极力帮忙与掺和下,最后单峰一时糊涂地最终和张美丽结了婚,可是婚后不久,两人就因性格不合,加之她见单峰当时已经下岗失业,没有了经济收入,便开始嫌弃他了,不久她便和她单位的领导,一位姓郑的科长好上了,最终单峰与她离了婚,一个人又开始了孤独的单身生活,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三)
 
1976年最鼓舞人心的事情是打倒了四人帮,单峰记得当时整个人民公社都沸腾了,全体村民群情激昂,仿佛多年的怨气一下子得到了释放,群众敲锣打鼓,载歌载舞庆祝这一举国欢庆的喜讯,广大人民群众仿佛看到了美好的未来,对国家的前景充满了期望。四人帮终于垮台了,文革十年浩劫终于结束了,那是四人帮等少数人以个人的利益为重,而不顾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而发动的一场颠倒黑白和是非的反党篡权运动,这些坏人的私心无限膨胀后,竞为了一己之私而不顾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差点葬送了国家与民族未来,同时也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巨大和无法挽回的灾难与损失,这也是他们封建残余的思想作风在作怪,这些坏人就是罪恶的四人帮反党夺权集团,文化大革命,中国人民的教训可谓深刻!
  
(四)
 
1976年单峰印象特别深刻的另一件事情是他被开水烫伤的事。有一天他妈妈在家用煤气炉烧开水,当开水烧开了的时候他妈妈正好不在场,他就自作主张的拿来一把椅子,然后站在上去倒开水,结果一不小心便把一大锅开水弄翻了,当时他的双手和大腿就全部被开水严重的烫伤了,痛的他呼天唤地的哭喊着去寻找妈妈,他的两只手像摇摆铃铛一样在空中不停地摇摆着,以减轻疼痛,后来他终于见到了妈妈,他妈妈也着急地哭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时候很多村里的乡亲也闻信赶来了,大家都七嘴八舌说出了一些办法,一会儿有人说把双手放入冷水中浸泡,一会儿又有人说把双手放入尿桶中浸泡,还有人拿来一瓶芝麻油让单峰涂擦,可他们说这些方法都不能帮助单峰减轻疼痛,弄得单峰一会儿把双手放入冷水中,一会儿把双手放入尿桶浸泡,一会儿又不停地用芝麻油擦洗伤口,可都不能解决问题,他依然疼痛得呼天唤地地哭喊,最后,单峰的伯伯说这样下去可不行,得赶快通知他爸爸回家来想办法,于是单峰的爸爸便连夜从上百公里的单位赶了回来,他们找来了一把躺椅用两把竹杠捆绑好,单峰爸爸和几位伯伯叔叔轮流的抬着他,一路向一百多公里外的县城医院跑去,一路上单峰不停的哭闹着,把他爸爸可心疼坏了,不停的安慰着他,不停地自我责备的说过不停,只听他的父亲抬着他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儿呀心肝宝贝的说个不停,同时又抱怨紧跟在他后面的悲痛的母亲,说她没有照应好儿子,可是单峰那时候什么也不顾,只顾大声的哭喊着直叫痛,这下子他的父亲更加儿呀心肝宝贝地安慰他了,脚步也加快了。经过近五个多小时的奔跑,他们终于筋疲力尽的把单峰送到了县城医。单峰在医院一呆就是几个月,经过几个月的精心治疗,以及在父亲母亲的精心照料下,单峰的伤口健康状况良好,而他的父亲却消瘦削了一大圈!后来,长大后单峰听母亲说,那是父亲一生中最揪心的几个月,直到现在,每当单峰看到右腿上那块铜元般大小的疤痕时候,他的脑海中立刻就会浮现出儿时父亲抬着他,以最快的速度拚命地奔跑,边跑边气喘吁吁地说儿呀心肝宝贝的温馨一幕。在单峰住院的期间,春柯的爸爸妈妈还经常来看望他,并且春柯的爸爸妈妈还去外地弄来了一种名叫江猪油的特效烫伤药,这便得单峰的伤口很快地康复起来。不久,春柯的爸爸又托人特意从上海弄回了不少治疗烫伤的特效药和江猪油,这让单峰的烫伤在后期又得到了更佳的治疗,这一点单峰的家人至今仍然还心怀感激,不过当时春柯的爸爸已经升为公社第一书记,在乡里和县里已经有了一些权威,人脉与社会关系等自然就比单峰家强,所以,春柯的爸爸就能够通过关系很快地弄到了当时的那些最不好弄的烫伤特效药和江猪油。单峰还记得那时候的天气是特别的炎热,单峰的伤口开始腐烂发炎后,就很快的长满了蛆在大腿上爬,一股股恶臭臭不可闻,只有他的爸爸妈妈不嫌弃,天天精心地给单峰擦洗,这时候爸爸妈妈也不吵架了,都只顾来精心来照顾单峰了,他们每天都帮他擦洗好多次身子然后涂抹上江猪油,还专门弄一些鸡鸭鱼肉和鸡蛋来帮给他加强营养。一次春柯和她妈妈也来医院看望单峰,春柯不但没有嫌弃他,还帮单峰擦洗和扶他走路,这让单峰和他的一家人都没有想到,也很感动。可是后来张美丽和她妈妈也来看望单峰,一进门张美丽就说臭、好臭,然后母子两人打声招呼就急忙捂着鼻子走了,这同样让单峰和他的一家没有想到。就这样,五个月以后在单峰的爸爸妈妈的精心照料下,他的烫伤逐渐好了,他终于可以回家继续上学了,又可以和他最亲密度小伙伴春柯在一起手拉手的上课了,一想到这,他的心里就感到特别的高兴。
  
1977年单峰和春柯上小学二年级。那时候的他也还不算是很调皮,还没有成为孩子王。
 
(五)
 
单峰记得有一天他的三哥单农开着生产队的那台崭新的拖拉机回家了,他和小伙伴一起在后来追,他的三哥单农就用拖拉机把他们带回了村里,然后把拖拉机停在了家门口,后来,单农还开着拖拉机帮去春柯家里拉东西,单峰也跟着去了,有时候单峰和春柯还经常坐着三哥的拖拉机去上学,或一起到公社的集市上去买东西。
 
有一天,单峰和春柯去买东西,快走到百货商店门口的时候,单峰突然看见地上有三元钱,他连忙捡起来交给春柯,他说我们就拿去买东西吃了吧?春柯急忙说不行,丢钱的人一定很着急。在那个年代,要知道当时的三元钱可是一个孩子上学的全年学费,或是一个初中生一个多月的生活费啊!单峰点点头说那怎么办,春柯说我们就在这里等,直到等到人家回来找到我们拿回钱为止,于是,他们就一直在原地等啊等,好不容易等到几个小时以后,才见一个穿着破烂不堪衣服的中年妇女急急忙忙和东张西望他向这边寻找过来,好像是丢了什么东西又在寻找,春柯忙上前询问道:“婶婶,你是不是掉了钱?大婶一听赶忙说是的、是的孩子、我掉了三元钱,你们看到了吗?春柯又问了一些问题,与大婶说的一致,就把三元钱还给了她,大婶千恩万谢,不停的夸奖他俩是毛主席的好孩子。后来,老师和大人也表扬了他俩,这件事对于单峰的教育很大,让他从小知道了别人的东西千万不能要。
 
那时候,单峰和村里面的小伙伴们经常在一起学习歌唱革命歌曲,或一起观看革命电影和样板戏,还一起玩捉迷藏、跳绳和打仗等。单峰和春柯还经常到村里的《洪湖赤卫队》的演出队参加演出,也就是帮忙跑跑龙套,或有时候在一边帮衬着大喊大叫几声、或给大人们拿拿道具和衣物而已,但是他们都显得特别的兴奋,仿佛自己也是革命的一份子似的,有时候他俩一天跑几个村子和几十公里的路程都不觉得累,虽然那时候单峰和春柯由于年纪还小,不能担任主角,大人们也不允许他们上台演出,但就在那一二年内,他们完整地参加了歌剧《洪湖赤卫队》的所有排练和演出工作,大人们及许多的专业演员给他俩发挥了潜移默化的作用,再加上俩人都有很高的艺术天赋,所以,单峰和春柯从小就能够把这部歌剧的所有曲目都能演唱完,并且非常的专业。记得那时候他的堂哥在演出队担任二胡伴奏工作,他堂哥的二胡伴奏专业水平很高,经常一有闲空就坐在村委会门门前的村民休闲中心的那个大石凳上拉二胡给,大家都觉得很好听,于是他堂哥一拉就是大半天,专拉一些电影插曲及二泉映月等二胡曲目,有时候还有不少男女村民也跟着他的琴声一起演唱。有一次,他堂哥又在那里拉歌剧《洪湖赤卫队》主题曲,单峰和春柯正好到哪里去玩耍,堂哥知道他俩的歌唱的好,就说单峰春柯你们一起来唱一段怎样?他俩说好呀,于是就随着二胡的伴奏声唱起了《洪湖水浪打浪》,单峰和春柯唱的很投入,也很好听,一曲完毕,乡亲们热烈鼓掌,大声叫好,大家都说他俩真是天生的文艺人才,以后,乡亲们经常叫单峰和春柯来唱歌给大家听,他俩也是越唱越好,大家也是越听越想听。时间一久,大家便都亲切地称呼单峰和春柯为小韩英和小刘闯,这一切都为单峰和春柯从小热爱文艺打下了良好的专业基础。
 
不知不觉的,单峰在读小学三年级的下半期就不知怎么变得调皮了,上课变得不认真和不听刘老师的话了,并且在上课时还和老师做鬼脸,搞小动作,甚至刘老师和他妈妈打他屁股也不听,但还是听春柯的话,她拉一下他的手单峰就安静了,然而,到了四年级后他连春柯的话都不听了,并且经常捉弄她和其他同学,尤其是女同学,还经常打一些同学,一直到小学五年级毕业为止。
 
记得有一次单峰打了一个叫李红霞女同学几巴掌,她都不敢吱声,后来还是她的父母发现她的脸被打红了,一再追问她才说了出来,搞的她的父母连夜跑到单峰的家里来找他妈妈兴师问罪,不过,单峰从来没有打过春柯,一次都没有。
  
(六)
 
刘老师和单峰的二舅涂继军都是热血青年,他们在一起朗诵天安门事件时的那些纪念周总理的进步诗歌,或是读一些进步的书籍,和一起讨论国家的大事与未来,俩人的感情已经好得不得了了,准备订婚和结婚了。
  
1978年,农业部号召全国各地的生产队实行各种形式的农业生产责任制,基本的做法是:把生产队划分为若干作业组,给作业组规定劳力、地段、产量、工分、成本等,超产的给予奖励,即“五定一奖”。这种做法有效地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单峰他们的南桥村也实行了这个做法,村民的积极性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后来,南桥村还实行了包产到组的生产责任制,村民的积极性进一步得到了提高,同时,当村民们都听说安徽风阳县的小岗生产队农民自发地采取了包干到户的做法的时候,大家也都认为这种方法为最好,盼望能够早点实施,可是生产队的一些胆小怕事的干部不敢这样做,只是采取观望的态度,不过,大家都在盼望这一天能够早一些到来,以便从此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
 
1978年12月,党中央召开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历史新篇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果断停止了“以阶级斗争为纲”,把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道路上来。这好消息经生产队干部一传达,真是大快人心。
  
(七)
 
1978年单峰和春柯上小学四年级,那时候的单峰已经变得很调皮了,已经是村子里的孩子王了。
  
作为孩子王,调皮捣蛋是肯定的,打人打架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其次是表现欲很强,喜欢处处表现自己,以显示自己有本事,单峰自从上小学三年级以后,就逐渐变得调皮捣蛋起来,比如上课不认真听课,不听刘老师的话,还跟她做鬼脸,搞小动作,甚至在上课的时候还爬到桌子底下跟老师玩捉迷藏游戏,弄得老师很难堪,而同学们却哄堂大笑,单峰妈妈打他的屁股也没用,后来连春柯的话都不听了,并且还经常捉弄她和其他的同学,尤其是女同学,还经常打一些同学,但是,每当放学后当单峰和春柯单独在一起时,他却如同从前一样在她面前变得特别的乖巧,可是一到学校,一进入教室,一见到很多的同学及其他的不少随从,他就开始打打闹闹的了,并指挥一些小朋友一起去玩这样或那样子的游戏了,比如,他要么带领小朋友们从高处往下跳,然后再找一个更高的地方往下跳,直到其他的小朋友都不敢再往下跳为止,每当他们都不敢往下跳,而单峰就敢勇敢地跳下去的时候,孩子们便用佩服的目光看着他,然后他就是老大,就是孩子王,于是他便更加得意洋洋地继续带领小伙伴们去玩下一个游戏。有时候他带领同学们玩打仗,有时候是射箭,或有时候是赛跑、爬山与摔跤等等,总之,每次都是单峰冲在最前面,如此他成了孩子王,那时候学校里所有的女生都怕他,他也经常打她们,于是就有人说单峰好,也有人说他坏,但是大人们大多数都说他好,比如语文老师赵老师就经常表扬他,说他的作文成绩不错,写得好,还会写诗词,比他的儿子还写得好,记得当时他的作文每次都会拿到班里念给大家听,一直到初中毕业都是如此,只是后来到了高中以后单峰又开始喜欢唱歌与音乐了,经常吹口琴与笛子等乐器,同时还考取了音乐学院,可惜当时家里实在是太困难了,又得不到一定的支持就放弃了,后来单峰出去打工,虽然喜欢看书,但是也没有心思去搞文学和艺术了,慢慢地就给荒废了,这些都是后话。
 
(七)
 
现在单峰还记得小时候他家门前的那条小河条是无比的美丽,碧波荡漾,鱼虾成群,在碧水蓝天中,单峰经常站在舟头,看到爷爷网起网落,鱼虾满舱,每当这时,爷爷是满心地乐哈哈的笑,单峰就在一旁开心欢的挥手飞跃,向岸边的小伙伴们频频招手,一起欢呼……。可惜的是后来单峰离别故乡,远走他乡去寻求生活,去学习真知卓理,当他二十多年后再回到故乡时,他家门前的那条小河,童年时代那条美丽无比的小河已经不见了,只见河床被泥沙堵塞,野草纵横,鱼虾无踪,他只看到爷爷留下的那条破旧的鱼网,只能想起童年时他和爷爷的那顿肥鱼晚餐,只能想起童年时代给他带来无比欢乐的美丽小河。啊!那童年时期的小河和伙伴,如今都到那儿去了呢?什么时候再能看到你们往昔的身影?站在爷爷留下的渔网前,单峰想了很多,想了很久,深深怀念童年时代的那些无限美好的往事。由于长期的水土流失和植被森林遭到肆意的破坏,环境恶化到已经使得故乡的小河物是人非了,原生态不复存在,可是这种情况在全国还很普遍,令人们非常的痛心,应当引起重视。
 
那时候,单峰记得还和春柯经常唱一些儿歌,这是他妈妈和她的妈妈教会他们的,一般是在十五和十六晚上明亮的月光下,单峰和春柯双双坐在村前的月台上,抬头仰望着星空,看着月亮,看着嫦娥、玉兔在月亮的大树下坐着,然后就一起唱起这首歌谣:
 
月儿弯弯,
 
镰刀砍山。
 
千里明月,
 
天涯何在?
 
美丽月光,
 
难忘苍桑。
 
郁郁乡情,
 
千山难隔。
 
浓浓爱恋,
 
万水不阻。
  
哥在想妹,
 
妹在念哥。
 
凤凰婵娟,
 
莺歌燕舞。
 
月染江山,
 
北海台湾。
 
万家灯火,
 
温情月色。
 
据说这首歌谣出自于春柯的爸爸之手。
  
单峰现在想起来,他们的儿童和青少年时期,也就是在1973年至1987年的那些个时期和那个特殊的年代,他们的生活总的来说还是具有一定的规律性的,因为那个时候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是多儿多女的,比如,他家就有八个兄弟姐妹,他的二伯伯家有七个,他的三叔家有五个,还有他家对面的陈跃进家也有六个,总之,全村每个家庭平均起来就达到了五六个以上。所以,那时候大家的生活状况大致相同,遭遇也差不多,大家都相对的生活在一个很有规律的生存状态中,感冒到都很平均,而不像现在这样子贫富差别这么大。
作品集成功在望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成功在望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2-12-01 16:12 最后登录:2018-12-13 19: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