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十年思念你[箫凌篇]|阿谶|短篇言情|短篇小说|原创文学|雨枫轩
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用十年思念你[箫凌篇]

时间:2014-08-0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阿谶 点击:

我用十年思念你 萧凌篇


   我叫箫凌,我的娘亲是墨萝,我爹是秋海棠的哥哥,金莲是我的表妹。
  
  我喜欢她。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可自从记事起,她就是让我能够非卿不娶的女子。
  
  很小的时候,我和娘亲住在荒茫的大漠里。秋海棠和金莲还有金莲的哥哥,影,住在我们的对面。对了,还有一个名叫晨铭的男子,他总是在秋海棠出门的时候照顾金莲,影 ,还有我。
  
  我听到秋海棠对影说,我为你取名为影,就是希望你能如影随形的在金莲身边,照顾她,保护她,你能明白吗?
  
  我冲到了家里,傲然的站在我娘的对面,说,娘,我不要叫箫凌,我要改名为莲影。
  
  可娘只是笑,她拍着我昂起的头,弄乱了我还未长长的头发,说,傻瓜。
  
  我不理她,跑去找影,我对他说,我要和你换名字,以后我的名字叫影,你知道吗?
  
  他摇头。
  
  我冲上去打他,我比他大一岁,个子也比他高,他打不过我,只是哭。
  
  金莲跑过来,她一拳打在我的肩上,说,不准欺负我哥哥。她打的一点儿也不重,可我却分外的疼。那一年,我五岁。
  
  我的颈上刻着一株浴火的金莲,那是秋海棠为我刻的。
  
  她说,凌儿,刻在这里很容易伤到动脉,会死的。可我却坚持,我就是要刻在最致命的地方,这样,我就能永远不忘记她。
  
  刻刀刺破我的还很柔嫩的肌肤,痛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她问,凌儿,疼吗?
  
  我笑,凌儿是男子汉,才不怕疼。
  
  影推门走进来,他一眼就看到我颈上的金莲。他说,娘,我也要。
  
  我冲过去,一把把他摁在地上,颈上传来锐利的疼痛却阻挡不住我的怒火,你不准要,你不准要。
  
  于是,他就哭。
  
  我不明白,一个男孩子怎么可以这么爱哭。我讨厌他,很讨厌。
  
  我娘拿着藤条怒气冲冲的进来。
  
  藤条落在我的身上,把衣服都抽裂了。我倔强的站着,不肯认错。
  
  她说,跪下。
  
  跪下就代表我是错的。我不能跪,我没有错。
  
  藤条像雨点一般向我打来。可是越疼,我的腿就越直。
  
  最后,是秋海棠抓住了藤条,她说,算了,凌儿还是孩子。可我看到影那得意的眼神,我就气的夺门而去。
  
  我一个人去了雪山,却遇到了一只离群的老狼。
  
  我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我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杀死这只老狼,甚至有可能成为它的盘中餐。
  
  我手中拿着从秋海棠手里夺过的刻刀,万分戒备。
  
  它向我扑过来,我向后退,却没能躲过。它的两只爪子抓住了我的肩膀,我抓紧刻刀,拼尽全力朝他身上刺,不停的刺。
  
  终于,我还是昏了过去。可我知道 ,我安全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床上。金莲坐在床的里侧,哭的梨花带雨。我的心立刻就揪了起来。
  
  她扑在我的身上,说,凌哥哥,我以为你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我笑,金莲,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担心。
  
  我想,她们找到我时,我一定狼狈至极。我在狼的身上刺了很多刀,甚至有一刀刺在了它的眼睛里,血肉模糊。我的身上也受了很多伤,尤其是左臂曾被狠狠咬住,我知道,这个狼牙印将伴随我一生。
  
  金莲和影六岁生日那天,秋海棠将身上的一块玉玦砍作两半,分别送给了他们,她说,将来你们不管在什么地方相遇,只要看到它,就能相认。
  
  我把手紧紧地握着,控制着自己不把影手中的那块玉玦抢过来。我不希望影与她有什么共同的东西,尽管那是她的哥哥。
  
  我说,金莲,等我十八岁,我就娶你。
  
  我知道她们都认为我说的是玩笑话,没关系,只要我知道我是认真的就好。

作品集阿谶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3)
92.9%
踩一下
(1)
7.1%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lichanggan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07-09 20:07 最后登录:2016-09-16 18: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