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秘事|林健心韵|短篇言情|短篇小说|原创文学|雨枫轩
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酒仙秘事

时间:2014-04-2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林健心韵 点击:
酒仙秘事
 
第一次见王奇是半年以前。我从行政单位这个华丽的舞台卸妆退休回家后,思想还没有完全适应退休后的生活,每天泡在钢筋水泥禁锢的家庭围城里,玩弄着锅碗瓢盆。一想象这种像蹲监狱的无聊生活将陪伴着我的后半生,心里就一阵抽搐。
那天,我的初中同学张文舒打来电话约我去茶秀喝茶玩牌。我急不可耐的去了,在茶秀大厅的一间装饰清雅的隔断里,张文舒和另外一个同学已经早到了。但三缺一,还差一个人。张文舒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不着急,我还约了个另类,快到了吧。话音未落,只见大厅吧台处走过来一个人。这是个身材略显清瘦单薄的老人,留一头板寸白发,脸色红润,中等个子,人显得特精神。漂亮的服务员小姐在他面前放了茶杯,替他斟好茶,说了声:“请用茶。”便飘然而去。张文舒介绍我们相互认识。他叫王奇,是从县土地局副局长位置上退休的。
王奇那天显然是才从酒桌上下来的,他一进来,小小的茶室里基本上就被浓浓的酒精味道给笼罩了,王奇的一张嘴完全控制了场上的氛围、节奏,根本没有别人说话的份,似乎这里就是他一个人表演的舞台。可能与他多年当领导的经历有关系。他掏出烟隔着茶几递给我,我摆了摆手。他立即自己点上烟,兴高采烈的说:“我中午和一帮高中同学聚会,这帮子蠢货以为我喝了一斤酒,都劝我不敢再喝了,哈哈,其实我已经喝了一斤半了。没有事,一点事都没有。”
我诧异的眼神看着对面这个眉飞色舞的老兄,感觉他是在吹牛扯淡,由于是第一次见面,也不好说什么。张文舒一本正经的劝说:“老哥,年岁不饶人。少喝点吧,我们还想和你多玩几年呢。”
“嘿嘿,我的酒量他们不知道,你还不知道?”王奇不再理张文舒,对着我说“我一天要喝三顿酒。”
“早上也喝吗?”
“中午一顿,下午一顿,晚上十一点必须喝一次。不喝今天就白活了,上床睡觉也会做恶梦,一天一斤酒。我们家里过年喝酒,来客人了都是抱一箱放那里,喝!哪里像你们一桌人一瓶酒还唧唧歪歪的。”
我坐在他的对面静静的听着,一边暗暗的计算着,这算下来一年少说也要消费三百六十斤,看来他喝的酒是要用车拉的。
“你别忘了你有糖尿病,还这么不要命的喝。”张文舒又转过头对我说“这老兄从二十几岁就开始喝酒了,喝了几十年了,还真是越喝越年轻。酒厂不找他做广告代言人真亏了他这个人才。”
“错了吧。应该说是酒厂不找我做广告是他们酒厂的重大损失,不过我也错过了一个酒龙头。可惜,可惜。”
王奇猛香香的吸了一口烟,闭着嘴很陶醉似的咽了下去,随后两股烟柱从鼻孔里冉冉喷了出来。他把已经燃烧了一截长长的烟灰弹进烟灰缸,认真的反驳起张文舒的话。王奇说,他的糖尿病已经十多年了,主要靠喝酒控制血糖。他说他是有科学依据的,多年来不止一次的测试喝酒前与喝酒后的血糖,没有一次血糖不是降的。他说你们可能只相信大夫,不相信他的话,可是实践将会证明他是对的。就像哥白尼的‘日心说’当时就被认为是违反《圣经》的,可是他改变了人类的宇宙观。王奇有个朋友是大夫,也是糖尿病患者,他把这喝酒降糖的土方说给这个大夫朋友,这个大夫当场就晕了。说这怎么可能,要相信科学,糖尿病是不能喝酒的,尤其不能喝白酒。王奇说,来我给你试试,说着就把一大杯酒给大夫朋友灌了下去,这下他的朋友立刻彻底晕倒,在床上躺了半天,气的朋友妻子把王奇骂了个狗血喷头。说到这里,王奇像小孩子一样笑着。
这位老兄是从酒缸里泡出来的。这就是第一次见面王奇留给我的印象。
 
2
   过去单位同事的孩子结婚请我去喝喜酒。在装潢华丽的酒店里支事的恰巧把我与王奇安排坐一桌,而且紧挨着王奇。大家吸着烟,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在磕着瓜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这时,偌大的大厅突然灯光暗淡了下来,几束光集中打在漂亮帅气的新娘、新郎身上,婚礼在主持人激越的、富有煽动性的语言中开始了。我们的眼光立刻被披着洁白婚纱的新娘吸引过去了。此刻,王奇的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桌面上还没有打开的瓶酒,像饿猫见了鱼般馋的眼睛发红。他说,让我先尝尝这酒怎么。说着,就势转动饭桌上的托盘把酒瓶转到面前,熟练的开启了瓶子,自己为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顺势端起跐溜一下进了肚里。“好酒,好酒。真不错,来尝一杯?”王奇用胳膊肘碰了碰我。
    我摆摆手,说:“我可没有这口福。”王奇不解的看着我,像看另类动物的眼神从我浑身扫过,似乎觉得男人不喝酒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我便自嘲地解释说:“我是三杯美酒下肚去,两朵红花脸上开。三杯下去,我就找不到东西南北了。”
“可惜,可惜。”王奇说着,跐溜一下又一杯酒下肚了。
我磕着瓜子看着王奇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陶醉惬意的神态,像看到了酒仙一般,心里充满了敬佩之情。一个男人爱酒爱到这程度也算有境界了,人生一世这也算一种快乐的活法。大厅的台子上正在演绎着开启神圣婚姻殿堂大门的礼仪,一对新人木偶般被婚礼司仪玩弄着。王奇却旁若无人的独自自斟自饮着,周围的喧哗热闹,幸福都与他无关。此刻,只有喝酒才能使他感到幸福。
当大厅灯光再一次亮起,一桌人准备举杯为新人祝贺时,却发现桌子上的酒瓶是空的。在婚礼进行的半个小时里,一瓶酒就这样被王奇给品尝完了。大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怎么会是这样,有人开始大声急切的呼唤服务员拿酒来,有的人却在责备主家的安排欠妥当。当然只有我清楚,可我也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否则,王奇老兄是会很尴尬的。
酒宴开始后,王奇不满足独自喝闷酒的感觉,频频站起来与同桌的客人敬酒、碰酒。我观察了一下,王奇与别人喝酒的方式很特别,敬酒时很豪爽的说:“我敬你。你随意,我喝完。”酒杯一碰仰头酒就进肚了。与别人碰杯时,也根本不管对方是否耍赖自己只管跐溜一下。我开玩笑的提醒他,老兄,你也看看别人的杯子净了没有。王奇瞪圆了眼睛,一脸的惊讶说:“不会吧。这么好的东西,还有耍赖不喝的?”我说:“老兄,你也吃点菜,别只顾喝了,这一桌好吃的还不比你的酒香?”
王奇没有让我的话影响他喝酒的兴致,给嘴里倒了一杯酒后,嬉皮笑脸的说:“酒好,饭就好。”
我突然想起了那句‘他好,我就好’的广告词,‘扑哧’笑了。但王奇没有想到,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让他小吃苦头。
 
3
 
    我和王奇两人混的很熟,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五一前夕,我和王奇等几个朋友跟团去南方旅游。一路自然辛苦,这天我们到了南方一座美丽的城市,进了地接导游安排的饭店就餐。一桌十个人只有我和王奇认识,其他人都插花花坐了。对旅游团餐的差我们虽然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但没有想到实际饭菜差到让我们不可思议的地步。一桌菜大都是白菜、莲花白、榨菜、萝卜。。。。。。而且菜量小的可怜。
一落座,王奇就从随身包里取出一瓶‘西凤酒’来,他向服务员要来杯子,也不让我,就开始自斟自饮起来。我帮他盛了一碗米饭,放在他的面前,说:“王哥,先吃饭,酒咱们晚上回房间喝不迟。”
王奇看了我一眼,说:“我有些累,喝两盅。你先吃吧。”我知道他的习惯,但这是外出旅游,不比在家里。可是面对着一桌的人,也不好多说什么,随他去吧。王奇还真没有多喝,也就是三、四杯的样子。当他端起碗准备吃饭时,才发现在他慢条斯理喝酒时,桌子上上演了一场激烈的筷子战斗,战斗结束后满桌在只剩下空盘子了,一个有菜的盘子都没有。王奇端着一碗米饭,咧着嘴,拿筷子的胳膊在空中高悬着,僵硬在那里,傻了眼。总不能让他干往嘴里刨米饭吧。我跑到后厨,要来一些青菜汤,放在王奇的面前说:“哈哈,菜汤泡饭,老哥将就点吃吧。”我心里暗暗得意,这才叫塞翁失马,大意失荆州,这才叫自讨苦吃,这才叫不听xx言,吃亏在眼前。你以为你还是局长呀,你以为你年纪大人家会让着你呀,活该。不过,喝酒能让他长个教训也值得。
我和王奇住一间客房。晚上,他把买的花生米、豆腐干等等一些小食品摆在床头柜上,我知道他酒瘾上来了,又该喝了。我看着他一杯又一杯,有滋有味的喝着酒,心里像翻了五味瓶。酒这东西少喝有益,多喝伤人的道理王奇不可能不知道,可他为什么这样呢?喝了一会,王奇可能觉得不合适,对我试探的说:“别看电视了,现在的电视有啥可看的。不是马航找机,就是韩航找人。来一杯?酒这东西好,你看曹操都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你喝几杯酒下去,保管你今晚睡觉不想老婆。”
我盘起腿坐在床上,看着他有滋有味的喝酒,说:“老哥,我教了一辈子的书,我不否认人的个体是有差异的,你适应酒精,不过敏。但像你这样喝酒对你的肝脏、气管、血糖会有好处才怪呢。送你个酒精肝当礼物是早晚的事。”
“你是真不知道,我今天晚上这顿酒一喝,心里就特高兴,三顿酒下肚,这一天就算幸福嘹扎了。然后朝床上一展,管它刮风下雨,地震海啸呢,立马入睡。美的呔。”
“你是自己欺骗自己,是在酒精里自我麻醉吧。你当领导时也这样,下面的人对你会没有看法。”
我这句话,深深的刺痛了王奇,他有些忿忿不平。王奇苦笑着告诉我,他因酒而提拔,也因酒到退休才弄了个正科待遇。王奇因为酒量大,单位为了应酬陪客需要从三十二岁就提拔他做了副局长,整天泡在酒桌上陪客吃饭。也正因为他太能喝酒,领导怕他酒后误事,一直在副局长的位置上待到退居二线。而曾经在他手下工作过的一些人早已成了省、市业务部门的领导。他‘嘿嘿’冷笑了两声,说:“有一句话叫‘打基础,上台阶’,我这一辈子是只打基础,不上台阶。我想通了,什么官衔职务统统都是身外之物,只有美酒才是我的贴身之宝。”
“人的习惯是养成的,你喝酒的习惯是怎么养成的?你不会夸你天生就是喝酒的料吧。”我盯着王奇,这时他已经喝的有五、六成了,但从脸颜色一点也看不出来。“你不会是因为女人吧?”反正晚上也没事,明天还可以睡懒觉,我慢吞吞的问道。
我的话深深触动了藏在王奇心底的秘密,他没有想到我会这样问他,一时竟噎住了。我看到他的眼睛里翻滚着伤感的波涛,起伏着复杂的情绪。手中的酒杯有些颤抖。他‘唉’的叹息了一声,颤巍巍把酒喝了下去,说:“不亏是做老师的,真让你猜中了。这么多年了,我从未对任何人说过,我都过六十五的人了,我曾经想过,四十年前那段经历会随着我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我忙伸手替他倒了杯酒,轻轻放在他的面前。问道:“她漂亮吗?”
“她不是那种非常漂亮的姑娘,但她很娇媚,身材很窈窕。李渔说‘女子一有媚态,三四分姿色,便可抵过七八分’她就是那类女人。是我喜欢的女人。可是我们没有缘分,命里注定她不属于我。。。。。。。”
趁着酒兴,王奇在这南方繁华都市的客房里,向我娓娓讲述了一个男人的秘密。
王奇和她家是邻居,又是一年进的工商局。王奇在机关政工办,她在机关财务室。上班她坐王奇的自行车一起来,下班一起回家。在局机关同事的眼里,他们已经是一对铁定的朋友了。说他们两人是青梅竹马,耳鬓厮磨,两小无猜。那时,在王奇的心里也已经暗暗确定了,这辈子要找的人就是她了,相信她就是自己未来的妻子。不过,两人好归好,隔在他们之间的那层窗纸却始终没有捅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纸。在王奇看来,她这座山高的让他仰视,山路太长太陡。也许是女人的羞涩,她也没有捅破这层纸。王奇比她大两、三岁,但生理的发育,情感细胞的成熟比她还晚。一个星期六的晚上,王奇约她去市中心的广场玩,她同意了。初秋的晚上,他们坐在广场的椅子上数星星,她突然含情脉脉的对王奇说,我感到有些冷了。那时她的心跳一定在加快,血液像端急而流的溪水拍打着溪边的石头那样令她血液膨胀、沸腾。但傻王奇听了,不开窍的侧身看了看她,站起来,木讷的说,那咱们回家吧。回去的路上,她一直沉默着不再对王奇说一句话,弄的好久王奇都不知道自己那里错了。后来王奇问过她那天的事,她说,感情还没有上班呢,就开始休假了。王奇不懂,但他知道女人的心不要去猜,过两天就好了。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毁了她。由于她的一时糊涂,挪用二百元公款借给一个同学。那个同学的母亲因为眼疾住院,说好的只借一个星期,却没有按时归还。她背了个处分,被调离局机关财务室,安排到离城二十公里的一个镇上工商所上班。那里地处偏僻,群山环绕,交通闭塞,回趟城不容易。王奇说,现在什么时候回想起来那段日子,他都恨得想抽自己的耳光。那是她人生最黑暗、最无奈的日子,她的精神、工作、生活都受到了巨大的打击。那时,在她的精神世界最需要帮助、慰藉的时候,王奇却没有在她身边。
只从她调到工商所后,他们之间见面的机会明显少了。就是星期天回家,她也是多数时间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出门。她离开机关三个月后的一个周末,她买了两张电影票主动约了王奇去看电影。王奇心里像喝了蜜水般甜,无数次的犹豫错过了多少难得的机会,无数次的迷离失去了多少幸福的时光,他决定要趁这个机会向她完全敞开爱的大门。
出了家门,她说离电影开演的时间还早呢,一起到公园转转。她在城里上班时,他和王奇经常晚上去公园散步,对她的提议王奇当然乐意了。沿着曾经常走的绿荫小道,闻着土地、花草的芬芳,她一反常态,主动挽起王奇的胳膊,紧紧依偎着王奇,沉默着静静的走着,生怕一说话惊吓了路旁美丽的鲜花和稚嫩的小草。王奇提醒她注意时间,别错过了电影。她却说,不急,再走走吧,我很享受这种氛围。王奇感到很奇怪,他明显察觉到她的异样。她从口袋里掏出买的两张电影票,对王奇说,今晚的电影是《李双双》,我们不去看了,电影票上印有今天的日子,你留下为我们的关系做个纪念吧。王奇的头脑一下子懵了,呆呆的站着,盯着月光下那张一如既往好看的脸。
那晚,她告诉王奇,她怀孕了,男方是镇中学的老师。在她最苦闷的时候是那个姓胡的老师给了她振作的信心,给了她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王奇听了她的话,犹如五雷轰顶,自己的世界彻底崩溃了。在自己的爱人最需要他的时候,他的神经却处在麻木休眠状态。面对残酷的现实,王奇无法去责怪一个弱小的女子。那晚,她流着泪像疯了一样狂吻着王奇,王奇紧紧的搂着她,傍若无人的喊着,为什么,为什么呀!
一个男人的心底会永远珍藏着一个女人,一个曾经深爱的、已经神话的女人。如果男人心底已经有了一个自己钟爱的女人,无论什么原因,以后他再遇到的女人可以进入他的情感世界,但却无法进入他紧闭的心底。一旦失去这个男人为之钟爱的,刻骨铭心的女人,这个男人就不会再有真正的心动爱情。从那以后,王奇便和酒精结下了不解的朋友,整天用酒精麻醉自己。喝了酒,就一遍又一遍把两张电影票拿出来看,想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想她那如梦般的音容笑貌。几十年间,王奇搬了无数次的家,两张电影票还静静的躺在他的日记本里。在王奇看来,躺在日记本里的不是电影票而是那个他深爱着的她。王奇说,他不是文学爱好者,女友的离去却成就了他的第一首《七绝》诗:
月瘦秋寒日月阑,
水枯烟乱百花残。
奇失娇晔谁人痛,
船驶江心杆已弯。
当然,这首诗王奇没有给分手的女友看,却牢牢刻在了自己的心底,伴随着同样在他心底的她,见证了王奇生命过程的一段历史。很快,当人给他介绍对象时,王奇只草草见了一面就匆匆领了证。失去了爱情的婚姻对王奇来说只剩下责任和义务了。
“你以后还见过她吗?”
“我们分手后,我先调出去了土地局,她也调到教育局的一所学校。他们结婚在我之前。因为他们之间相互并不太了解,由于她太喜欢孩子,草率结了婚,婚后的日子一直磕磕碰碰的不太好。”
“你忘不了她?”
“我们的孩子都结婚生子了,又能怎样呢?生活就是这样吧,谁不是哭着到这个世界来的。这个世界是有道德约束的,一个男人必须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能只顾自己的利益而给爱的人带来痛苦,去影响她的正常生活。这下你知道我为啥这样喝酒了吧?”
我点点头。说:“很可惜你的那段感情,而且她也不幸福。”
我下床,在茶几上为自己取过一个茶杯,少倒了一点酒,说:“老哥,我理解你,我陪你喝了这杯酒,咱们喝点茶好吗?”
“唉,你不知道。”王奇叹了口气说:“我一年前才知道,她早在二十年前就离婚了。一个人过了十多年,前几年才又找了人。”
“从某种意义上说她也是幸福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一直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深深的关注着她、祝福她、爱着她。哎,咱们说了这么多,你过去,现在一直爱的那个人叫什么?”
“她叫张晔。”
天呐,张晔就是我现在的妻子呀。那晚,我喝醉了,醉的一塌糊涂。
 
 
 
  
 
作品集林健心韵 责任编辑:梧桐雨滴
顶一下
(9)
90%
踩一下
(1)
1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林健心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04-28 15:04 最后登录:2018-05-15 19: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