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种爱情|一朵怜幽|短篇言情|短篇小说|原创文学|雨枫轩
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第四种爱情

时间:2011-12-2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一朵怜幽 点击:

第四种爱情

   文字作者:一朵怜幽  由于她的空间不对外开放,我复制文字过来分享给我的好友。自从我认识她以来屡次在空间提到她致使好多朋友问起我们的关系,我们相识于文字,同年同月出生,性情极为相像,就说这么多,读文字吧!
   
   
   拥有第四种爱情的两个人,不是恋人,不是爱人,更不是情人……——题记

  


   一
  排队办理登机手续,托运行李,换登机牌,安检……当她坐在MU5818的航班的位置上时,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昨天,她对先生说,想去香格里拉。
  先生说,等我有空了我陪你一起去。
  她说,不了,我想一个人去,你总是很忙。
  他说,要随团吗?
  她摇头。
  他没再阻拦,他总是给她足够的空间,他也知道她习惯了一个人独来独往。
  昨天,她也打电话给那个人,说,我明天要去出差开会,手机可能会关机,不用担心。
  那个人说,好,注意安全,开机了再联系。
  这是从上海飞往香格里拉的航班,她将要飞越山水,到达那一个魂牵梦绕的地方。她不是去旅游的,是去看一个人的,是的,看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江南的街头,到处绿影葱茏,姹紫嫣红,这是她喜欢的风景,空气了弥漫着原始的绿色气息。
  在那个黄昏,她闲步在开满栀子花的小径内行走,它被栀子的香气以及醉人的暮色感染,心变得极其柔润。

 她发信息给他:栀子开了,香了整个夏天。
  过了许久,他才回:我看得到你,笑靥如栀子,站在江南的天空下,醉了一夏。
  她淡淡地笑。没再回复,却在那瞬做好了一个决定。
  她想给他一个惊喜,所以,在江南的浅夏,亦在香格里拉的浅夏,她想去赴这一场等候了三生的遇见。

    飞机上不能开机,所以她只好用谎言来遮掩。她想象着自己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表情,是否喜悦大过惊异……
  
    

  二
  她是个安静的女子。
  飞机渐渐升起,她开始闭目,沿着时光小径回望,有关他们的一切。
  那是去年的除夕之夜与新年即将交替的时分,她给远在昆明的一位同学发去祝福短信,只简简单单一句:新年快乐。
  那边很快回复:新年快乐!谢谢。虽然不知道你是谁。
  她问:我也不知道了吗?在干吗,看晚会吗?
  那边回:在举办篝火晚会。
  她有些诧异,遂及仔细查看电话号码,才发现,这不是她的同学,他们的号码只相差一
 她连忙发去短信致歉:不好意思,打搅了,发错号码了。
  那边回复得更快:我知道,但是我依旧感谢,至少,还有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收到祝福。
  看着这样的话,她的心,蓦然就疼了。素来是容易感伤之人,有着泛滥的同情心与母性之爱。她想,这个人定是内心孤独之人,即使置身在欢庆的篝火晚会中,也会感到孤独。
  她有着很精准的第六感,虽然只有简单的几句问答,但看得出,那个人,是个男士,而且,是个稳健之人。
  他们都不知,那一条错发的短信,注定会在来日衍生出别样的情感。即使他们之间隔着茫茫水烟,隔着山峦万重,远在天涯,也会近在咫尺,那便是——“缘分”。


  

  三
  她叫若水,姑苏人士;他叫林森,云南曲靖人士。只是他们很少叫彼此的名字。
  她,一位心淡如水的女子,婚姻完美,内心孤独,在姑苏城经营着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恬淡地过着属于自己的素白日子。
  他,一位稳重成熟的男子,面对于无奈的人生,却也是用最坦然积极的心态去面对。在香格里拉深山中的一所煤矿,做着安全评估的工作。
  文字交流时,只是淡淡地直言要说的话。电话中交谈时,他只是淡淡地一声“嗨——”。
  每次都是她先发信息给他,他回,因为她有家庭,他怕给她带去不必要的麻烦,即使他们之间纯净如水;她打电话给他,也是他挂掉,然后打过来,接通了说那句——嗨;每次通话完毕,他总要等她挂了电话,他才挂。有一次,她说了再见,没挂,静静等待,他却也在等待,于是,长久的沉默之后,她含着泪水先
 仅仅这些细微的小节,让她感受到了水一般的温情。
  自除夕以后,成了“红粉蓝颜”的他们日渐熟络之后,互相成为了紧张的生活和工作的聆听者,彼此将一些烦忧诉说给对方听,来缓解心灵的压力和重负。
  他只有固定的时间上网或发信息给她,因为他所处的地方,信号极其的薄弱。常常说着说着,就会断了线。
  她是一个极其感性的人,但又相当的理性,她说,感性之人作理性的决定,要比他人痛苦得多。
  她是个聪明的女子,知道那个度的把握,她也知道他是个懂得保持那个度的人,于是,心中将这份情感的视为珍宝地呵护着。

  

  四
  飞机穿梭在云层里,恍若隔世般的幻念。
  她看着舱外,想到了他躺在雪地里的那张照片。那一次,她说,我想看看你的样子。他说,好。然后,第二天,他发给她一封邮件,说是下山了,在网吧发的,然后附带了一张照片。他穿着厚重的棉衣与雪靴,仰躺在一望无垠的白色世界里,戴一副眼镜,表情安然,看着蓝天。她当时就被他“迷”住了,那样的雪景,那样的姿势,那样的眼神,都是她钟爱的。
  香格里拉的冬天来得很早,11月份便开始下雪,天寒地冻,而他住在设施简陋的深山,可见生活状态多么的艰苦。每个冬天,他的脚都会冻伤,甚至不能走路。
  她曾问他,为什么选择在煤矿工作,煤矿是最危险的地方。
  他说,正因为如此,他才要在煤矿工作,因为那些煤矿工人大都是纯朴的农民,安全意识薄弱,他希望能够为他们做一些什么,减少事故的发生。
  后来,他告诉她自己为什么选择那个工作的原因,上初二那年,他的父亲,也是一位煤矿工人,在一次矿难之中撒手人寰。悲痛欲绝之下,他早就在心中埋下了献身煤矿的种子。大学里便选修了煤矿主体专业与矿井通风安全。

 她只是静静地听他诉说,直到泪眼婆娑,这个男人,应该有个美丽而温情的女子来爱他。可是,已而立之年,他仍孑然一身。
  他说,有过一段校园恋情,随着步入社会的现实,也就散了。在煤矿工作,是没有机会接触到女子的。说这话的时候,他有一刻沉默,她能感知得到远在天涯的他,那眼中深深的落寞。
  与他相比,她是生活在天堂的人吧。她是富家的千金,丈夫亦很优秀,很爱她,生活很平静。只是,那些源自内心的孤独,她无法掌控。

  

  五
  香格里拉,心中的日月。她终于站在了这片神圣的土地上。
  但是,他所在的煤矿离香格里拉还有不少的路程。那些详细的地址,都是她往日在聊天当中获悉的,被她铭记在心。
  转了两次车,终于在黄昏渐进时分到达那个矿区的山脚。若水站在那里,喜忧参半,怔住了。
  喜的是,路边,有绽放的无名之花,开放得极为娇艳。虽近黄昏,天空仍旧很蓝,云朵很白,掺着一丝红的霞光,她沉醉在这样的风景里。忧的是,蜿蜒的山路,看不到尽头,她不知道自己怎样上山。
  开通手机,准备求助。
  有未接电话,是先生打来的。还有他的信息,询问行程,关心她的动态。她回复,很好,下机忘了开手机,叫他不用担心。
  还有信息,是林森发的,那是他第一次主动发信息给她。他说:今天总有些莫名的不安,感觉有事要发生。你在外地开会么,要注意安全,空闲了报个平安。
  心,柔软地疼了一下。
  她回复:我很好,今天确实是有事要发生。你现在在干吗?
  他回复:你终于闲了,我站在矿区最高的地方,看晚霞,很美,真想将这美丽裁剪下来,送给你。
  她抬头看了看晚霞,笑着,回复:我看到了,很美。
  恰逢那时,有车驶来。只见好几辆卡车,卷着尘土,颠簸着驶向这个山路的岔口。
  她使劲挥手,领头的那辆车停了下来。
  “师傅,您好。请问您是不是进XXX煤矿?”若水礼貌地问。
  “是啊,我们是去拉煤渣的。”那个司机操着浓重的藏族口音说道。
  “太好了,能载我上山吗?我也是去那里。”若水喜形于色。
    “好吧。”司机开门。
  若水将一大包行李搬上车。
  “姑娘一个人去矿上干嘛?”司机师傅问。
  “去看一个朋友。”若水若有所思。
  卡车一路颠簸,其间它一直在和那位藏族大哥议论矿区的事情。那位大哥很吃惊,若水怎么会对矿区的事情那么了解。甚至前几天那次透水事故她都知道。若水笑而不答。
  终于到了矿区的宿舍楼,有几个人矿工看到若水,立刻围了过来,像看见一件珍稀宝物。这样一位娉婷如花的都市女子,站在这样的地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难怪这些人会唏嘘惊叹。
 若水说明来意,有人领着她到了林森的单人宿舍。门没锁,她推门而入……
  很简洁的居所,一张床、一个摆满书的书桌、一个衣柜,虽然简单,却收拾得很整齐洁净。能看出房间的主人是怎样的品性之人。
  若水放下行李,掩上门,顺着矿友指着的山坡走了过去……


   

  六
  香格里拉的白日与夜晚的温差有十几度,何况在这样的深山之中,若水打了个冷战。
  她看到了那个人影,倚在一块石头上,注视着远方。那一刻,有氤氲的暮色笼罩在他的身上,散着熠熠的光。
  越走越近,若水的心“砰砰——”地跳。她站在五米之外,凝目注视他的背影,不动声色,只是静静地,静静地。虽然凉意袭上心头,但是内心明明有一股暖流在溢动。
  亦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经很暗了,他看了一下手机,然后转身。
  没等他反应过来,她先开了口,轻柔地道:“嗨!”
  他怔住了,缓缓地走过来,眉眼间明显有惊异外泄,然后转成一股无名的温柔。
  她只是站在那里,笑而不语,他的样子和她想象的一样。
  夜临了,群山被夜色笼罩,只剩下远方蜿蜒的线条,朦胧而魅惑。
  他怕她着凉,于是并肩回到他的宿舍,一路无言,只有微风拂在耳畔,彼此能够清晰感知得到空气在周遭静静地流动,以及各自的心跳声。
  进了屋子,他给她倒了一杯水,搬来房间仅有的两张凳子。
  “我预感要发生的事情原来就是你会来,没有想到,是个惊喜,我以为是不祥的预兆。”林森坐下,微笑着说。
有无言的喜悦从眼睛里流露,在镜片的后面泛着幽幽的光。
  “这不是蓄谋已久的决定,只是我一个刹那间从心头突然涌现的念头,要来香格里拉。”若水有些局促,虽然她是一个见识过大场面的人,坐在他的对面,她却无端地感到紧张。先前的凉意早已消逝。
  “是,我懂。”他将目光转向窗外,没再注视着她,怕她局促,实际上他自己亦是。

立在红尘两端的他们,现实中与猜想中没有过多的区别,相知相伴着走过近500多个寂寥的日子,早已住在彼此心底,早已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所以,见了,无须过多言语,一切了然于心。
  浅夏的夜,微风习习,来自山林那原始的气息能够让人安神。许是因了白日里的奔波疲累,那一夜,若水睡得很沉、很安稳……
  
      

  七
  迷蒙之中,若水被一阵嘈杂声惊醒,窗外已是一片阳光烂漫。
  梳洗完毕,开门,看见了放在门口的一个保温瓶与一张字条,字迹洒脱飘逸。写着:早上好,记得把稀饭喝完,你可以四处逛逛,但不要走远,注意安全。我要去工作,11点下班,等我。
  眼中被泪水充盈,那些字迹变得模糊。
  昨夜,他将房间留给了她,自己借宿了他人。
  吃完稀饭,她在宿舍周边走了走,因为昨夜在暮色朦胧之中,尚未看清矿区的原本面貌,此一时,庐山真面目显现在了她的眼前。虽然林森曾经详致地向她介绍过,其场面宏伟,却仍然让她惊讶。
  一排宿舍在矿区的南边,是一个独立的山坡,站在山坡,能够俯瞰整个矿区,那些露天的矿井和地面的运输尽显眼底。原来,他常常会说,在宿舍前面看矿区。
  宿舍和矿区还有有着一段不近的距离的,应该是为了避开矿带。她没有走得很远,只是在昨夜那个山坡上站了一会,便回到他的宿舍。

    打开他的电脑,无线网络连接不上,作罢。翻阅他书桌上那一堆高高的书,有大仲马与小仲马的系列,有简.奥斯丁的《傲慢与偏见》、巴尔扎克的《幻灭》、卡夫卡的《变形记》,还有《厚黑学》与《三国》……亦有一些有关他工作的上的专业书籍与一些他撰写的数据。
  后来,她想起自己那一大包行李,里面都是她带给他的,有羽绒服,电热毯,有一双保暖性能很好的棉皮鞋,还是夏天,她就为他的冬天着想了。还有一些江南的特产小吃与工艺品,她似乎把整个江南都带来了……
  11点钟,林森回来了,戴着安全帽,满脸的煤灰。她见了,咯咯地笑了起来。
  “这个样子很好笑吧?”他也笑着。若水没有回答,仍旧轻笑。
  “昨夜睡得好吗?”一遍洗脸一边问。
  “嗯,很好。”她站在一边,怀想昨夜,以及被子上那淡淡的属于他的气息。
  “等会带你下去吃饭,这边的饮食不合你的口味,我叫食堂的阿姨做了几个清淡的菜。”他对她的饮食习惯与喜好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她没接话,只觉得心里很暖很暖……
  
     

  八
  “真是不好意思,这阵子会比较忙,没有办法请假陪你。”吃饭的时候他无奈地说。
  “没关系,我理解,工作重要,安全重要,我哪都不想去,就呆在你宿舍好了。”若水理解,他很忙,她知道。
  “谢谢。”他抬眉看她,满眼的温柔。
  “林森——”若水柔柔地喊。这是她第三次叫他的名字。第一次,是那次网聊,他告诉她自己的名字,她随即叫道,他答应着,她说:记得快乐!第二次叫他,是有一次她被生活中的事情困扰,心情低迷时,拨通了他的电话,他挂掉,打过来,没等他说那个“嗨”字,她便喊道:林森!他答应着,明显从那语气里感知到了她的孤独无助,却也无能为力,只好静静地倾听她含泪的诉说。心,却被扼得生疼。
  “嗯。”他停下正在给她舀汤的手,看着她,叫他的名字定然是有什么话要说的。
  “没什么,只是想知道,我叫你名字的时候,你是怎样的反应。”若水笑着。
  下午一点,林森便要工作了。
  “注意安全。”这句话像是从眼中说出来的,不是口中。像往日各自天涯的他们快说再见的时候,若水都会这样说。像是叮嘱,亦像是祝福。
  “知道了,你去睡一会,无聊的话,就看看书,我很快就会下班。”他戴上安全帽,说道。
  睡觉,但是噪音太大,睡不着。看书,专业书籍没有兴趣,中外名著自己就有,早看过了。
  许久之后,她听着手机中的古典音乐,于脑海回忆,这次温暖的相遇,从开始到现在,有过多少感动,却像飞扬的雪片,数不清也看不明。拿起了纸笔,信手写下了一些内心真实的感触,起名《如果,那一秒没有遇见》
  
  如果,那一秒没有遇见
我不会相信“宿命”
  后来,我才知道这世间有些人注定是要遇见
  如同我们生下来,便会死一样
    遇见,于其说是偶然,不如归于必然
  
  如果,那一秒没有遇见
  我不会知道这世上还有这样一种情感
  超越时间与空间的束缚
  超越爱情与友情的框条
  到达情感的峰巅
  那一盏可以饮用的温情
  必将浸润心灵,一生
  
  如果,那一秒没有遇见
  天涯两端的我们,那些孤独会不会肆意流淌
  只是,这世间没有如果
  也好在,这世间没有如果
  ……
 九
  林森下班回来的时候,看见若水躺在床上睡着了,手边还散着那本《简.爱》。
  他站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满眼的温情与爱恋外泄,好像,这个女人是他的一样。他只是那样静静地看着她,仿若要把她的样子镌刻在心灵深处一样,那样用情。这个女子,笑靥如花,柔情似水,是世间独有的女子,即使穿梭在纷然的红尘,却也是不染浮生浮世里的纤尘,保持着纯净的本真。而她那颗脆弱敏感的心,是易碎的透明水晶,需要细心无尽的呵护。
  他曾仔细地问过自己,是不是爱着这个女子。答案是肯定的,他爱着,爱到彻骨,只是,爱的最高境界不是拥有,不拥有,便不会失去。
  不知道是不是他眼中的温度太过炙热,她被灼醒。
  彼此相视一笑。
  “怎么不叫醒我,等了很久了吗?”她,睡眼惺忪,百媚横生。
  “刚回来。”他还沉浸在她那迷人的睡姿之中,言不由衷。
  她笑着,起身。
  然后,他带着她去吃饭,牵起了她的手。那柔荑的手,似无骨一般,握在掌心,似春日的微风荡漾在心湖,只柔柔的感觉。
  她的心一下子绷得很紧,似情窦初开的少女般羞涩,脸上飞上红霞两朵。
  众人朝他们投来艳羡的目光,带着喟叹与笑声。
  是的,这样一个地方,来了一个江南的美女,怎叫人不赞叹。有人问林森,是不是他的女友,他笑着说,比女友重要。人家又问,是老婆,你不是单身吗?他仍笑着说,比老婆重要。大家哄笑着说,那她是你的女神。
  那个夜晚,他们在那最高处的小山坡上看月色,尽管月色朦胧,甚至没有星光。好在,有微风拂在面庞,掺杂了自然的气息,也是因为陪伴在身边的人原因,他们都觉得有点迷醉。
  “你说,人生有什么意义吧?”他突然问她,眼睛却依旧注视正前方。
  “好好活着,便是最大的意义。”她答道,是的,她眼中的人生就是如此,好好活着,才能做有意义的事情,对得起自己便是最大的意义。

   “好,我们都要好好活着。”他重复着,带着一丝释然。
  她不知道,他其实想说,对于他而言,能够在人生的旅途之中,遇见她,才是最有意义的事情。她的出现,将他原本灰暗的天空,带来了七彩的斑斓。
  
 十
  “今天我和你一起去上班吧。”早晨刚见面,她就说。是的,来到这里就是为了陪他,既然他忙,那就和他一起下矿井好了。
  “怎么可以,绝对不行。”他着实被吓了一跳,口吻坚决地否定。
  “带我去吧,我一个人呆在这里,也闷得慌,带我去下面看看呗,有你在,不会出事的。”她带着央求的表情。
  “井下很黑,很脏,几百米深,你会害怕的,带着你,我也没有办法工作。”他态度坚决,是的,他不愿她受到一点点伤害,那里的危险随时会发生,他不想冒那个险。
  “我想看看井下到底是怎样的,我一个人在上面很无聊,好不容易来这里一趟,想多些时间和你再一起,我不能久呆的。”她黯然说道。
  他有些心疼,是,一个女子,赶赴千里,来看自己,本就不易,自己还将她晾在一边。
  “好吧,等会一定要跟在我身后,你去给你找衣服。”他无奈地说。
  她笑了,灿烂得如那初升的朝阳。

    本来他是要下一个很深的矿井,不是水平的巷道,要乘罐笼下去,因为带她,所以,去了另外一个露天的矿口,矿井不深,巷道倾斜角度不大,坐矿车就可以下去。
  她被“武装”得很好,带灯的安全帽,很厚也很松大的服装,一双雨靴,外加口罩。
  他说,井下很冷,粉尘也重。
  一起坐上矿车,他问:“害怕吗?”
  “不会,你不是在的吗?”她答,但是心中还是有一些紧张。
  他握住她的手,矿车就像缩小版的火车,在固定的轨道上缓缓行驶了十几分钟,到达目的地。
  果然,很冷,她打了个冷战。
  下来了才知道,那些在煤矿下来工作的工人有多不容易了,这不但是考验体力的事情,也是考验心理的承受能
力,在这样不见天日的地下从事最危险的工作,要怎样的毅力。
  她一直跟在他的身后,他有很多事情要做。他一边检查一边告诉她一些专业知识。
  讲矿井通风系统、矿井通风管理的相关内容。还有安全部分,涉及到:煤矿安全、矿井瓦斯、矿尘、矿井水灾、火灾防治……
  她终于在这一系列专业的术语当中看出了这个男人的伟大之处,看到了这个职业的高尚之处,只有他们这些人做事严谨认真,才能保障更多的人安全地工作,再安好地回家。
  当他们出了井口,看到阳光的刹那,她突然有重生的感觉。
  “每天都呆在下面,会不会感到压抑。”若水卸下口罩问他。
  “来的时候有点,现在早习惯了,毕竟那是一份责任。”他答道,很有男子汉的担当与风范。
  这个男人的形象,在她的心中又升华到了另外一个高度。

十一
  午餐的时间,先生打来电话,问若水的电话怎么一直打不通。他很着急,再打不通他就要飞到香格里拉来了。她说,信号不好。
  这个男人是深爱她的,只是,他不够懂她,这也造就了她为什么内心那么孤独的原因。他在政府部门工作,他们都很忙,于是,交心的机会便少了。但是,他们彼此都深爱,这也是,婚姻一直还算美满的原因。
  再后来,公司有人打电话,说出了一些事情,急需她赶回去处理。
  她把这消息告诉林森,林森的眼中,那一刹,有烟火熄灭的黯然。却也即刻转变为温柔的笑:“知道你忙,再怎么,也只能乘坐明天的飞机了。毕竟这里到香格里拉还有这么远。”
  “对不起。”若水不曾想到这般快便要离去。
  “何来的对不起,你能跨越山水来看我,我受宠若惊,已经很满足了,感动到无言,你懂的。”他真诚的眼神,不容置疑。
  “是,我懂的,一直都懂……”
  林森还是请到了一天的假。
  下午,他们一起下山。临走前,若水用一个瓶子装满了一瓶黑黑的煤,她说,要带走,看到它,就会看见那个深山中的一切,包括他。
  林森,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若水!”他看着她的眼睛。
  “嗯。”她答,接住他的目光。
   “感谢命运让我们遇见。”这话是从心中流出来的。
  那一刻,因为即将别离,也因为这个男人的真情,她的心被柔软地击中,她真想扑在她的怀里好好哭一场,只是,她没有。
  这样就够了,在最深的红尘中遇见,然后相知相惜,这样就够了。
  都说异性之间没有真正的友情,经历过这一次,她终于可以明了,这世上,还有一种情感超过友情,越过爱情,有自己独属的美丽,亦如她和林森之间。超越友情与爱情,亦是结合了友情和爱情,有友情之间的纯净如水,有爱情之间的温情爱恋。
  十二
  次日上午,依旧是阳光灿烂的一日,这个夏日明媚的阳光中,有薄薄的忧伤弥散,有关离别的愁绪。
  他送她至登机口。
  她说:“回去吧,路上小心。”
  他说:“于我而言,人生最大的意义,是能遇到一个知心的灵魂伴侣。而上天眷恋我,让我遇见你。”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走近他,怔怔地看着他,仿若要把他的样子镌刻在脑海,一起带走。
  没说再见,各自转身,有泪模糊双眼。
  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轨道,终究要缓缓地跟随着时光的步伐,一步步走向年华深处。而在生命旅程里遇见的那些人,那些感动,会镌刻在生命的年轮里,愈积愈浓……
  到达上海,先生在机场接她。
  她扑在他的怀里,任由眼泪湿了他的衣襟。
  他不知道她出了什么事,这个娇妻的心思,他真的揣摩不透。他只是轻轻地抚摸她的背。
  若水的眼泪,源自一条短信:如果,那一秒没有遇见,我怎么会是现在的我;如果,那一秒没有遇见,我怎会知道人生因为相遇而美好;如果,那一秒没有遇见,我怎么会知道人生也因遗憾而永恒……


  十三
  这些都是三年前那个夏日的往事,发生在两个人身上,发生在天涯海角的故事。
  此一时,又是江南夏日,栀子花又开,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清浅的香味。
  若水今日的思绪有一些游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她在处理一些文件,心神不宁。
  然后,打开手机,发一条信息给远方的那个人:栀子又开了,香了整个夏天。
  顷刻,音乐响起,信息声提示。打开,温馨的字眼:我看得到你,笑靥如栀子,站在江南的天空下,醉了一夏。
  还是相同的言语,还是相同的两个人,还是那段温暖的感情。
  人安在,景安在,情安在。

  若水站在窗口,俯瞰小城,窗台上,那瓶黑黑的煤渣,还安在。
  她不知。
  有一个人,正飞越过千山万水,怀揣着她当年那个夏日相同的脉脉深情,来到江南。
  在这个栀子盛开的季节,这第四种“爱情”,将再次温暖两个人……

 

后记:这篇小说,在江山通过“绝品”评审的时候,评审团的“月儿长圆”老师说,小说唯一的缺点就是情节过于平淡。是的,我一直都知道,因为自己喜欢简单的东西,于是,写不出复杂的文字。

   然而,正因如此。《第四种爱情》才柔软地击中了很多人的心,因为,有些情感在红场万丈中,很难生存,所以,弥足珍贵。

   拥有第四种爱情的两个人,不是恋人,不是爱人,更不是情人……

 

 


 

作品集一朵怜幽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下西楼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1-03-18 11:03 最后登录:2013-09-02 15:09
,